bt365体育官网

图片
您当前位置:首页->警务资讯->最美警察 >> 正文

寻找最美基层民警——曹吉庆


作者: 文章来源:营口市公安局 更新时间:2019-09-04 11:11:00
   

  他是老百姓口中的老曹,这样叫着亲切;

  他是全所民警口中的老曹,这样叫着尊敬;
  他是公安局领导口中的老曹,这是一份尊重;
 

  老曹叫曹吉庆,营口开发区红旗派出所民警,1983年8月参加工作时在这个所,一晃36年,荣休之际还在这个所。三十多年来,曹吉庆参与破获刑事案件数十起,治安案件400余起,调解处理民事纠纷3000余起。

  一心扑基层,一扑却是三十六年
  红旗镇并不大。老曹刚当警察时这里是16个村,36平方公里,2万余人口;现在是12个村4个社区,不过5万多人口。
  但老曹却很忙,年轻的时候所里编配人员少,老曹正值年富力强又是骨干,所以忙;岁数大了,他说自己工作年头多、经验多、情况熟,跟年轻人一样值班、出警、卡点、巡逻,也忙。
  老曹的老伴对他一肚子“怨言”。年轻的时候,家里有几亩地,别人家男人是顶梁柱,他家是“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”,用他老伴的话说:“太阳不下山你不下班,地里的活儿没动过一锄头”。老曹憨厚,跟谁都不会争辩,说咱怪不得媳妇,年轻的时候干劲大,恨不得一天24小时扎在工作上,家里老老小小、里里外外都指望着她一个人,最困难的日子,是她撑过来的。
  旁边的女儿却不乐意了:您现在呢?还不是一样?咱妈也快60了,身体不好,又是高血压,又是糖尿病。上次妈脑血栓住院,你说临时接了个案子回不来,领导让你回来你也不回来,妈住院的日子都是亲戚帮忙照顾的。再说,你自己也上岁数了,咱是要拼命到底还是咋的?面对女儿的质问,本就不善言辞的老曹沉默下来,他觉得亏欠孩子、亏欠家庭的太多。公事与家事,这一辈子都把公事摆在了前面。
 

  咱工作就一个方法,叫群众工作法

  这些年来,老曹有个习惯一直坚持着。每天上班都要早出门一个小时,年轻的时候是走,现在是骑自行车,绕个弯到辖区转一圈儿;晚上下班,再去绕一圈儿。几十年下来,全镇十几个村,每个村跑过几百遍。就这样,大街小巷开店的、卖货的、打工的、种田的都成了他的熟人,而他却成了这些熟人大大小小各种纠纷的“调解员”。
  辖区内一家姓邵的兄弟为了半亩地归属发生纠纷,你争我抢、互不相让。事情弄到老曹这里,老曹帮着联系村委会、联系土地局、联系法院,重新丈量,明确土地归属,又把兄弟两家召集在一起开了个家庭会议,苦口婆心聊了半个晚上,既解决了纠纷问题,也解决了兄弟之间的矛盾隔阂。
  一家小两口结婚没多久,闹别扭要离婚,老曹听说了,硬是在去法院的路上把小两口拉了回来,又是批评又是教育,再加上现身说法,终于使小两口和好如初。
  这样的事儿处理得多了,老曹的名气也大起来,乡里乡亲都给老曹个“面子”。有人酒喝多了耍酒疯,别的民警去了拦不住,老曹去了,一声吆喝,就乖乖回家了。这就是群众基础,就是在群众中的威信。
  几年前,儿子对他说,现在都兴网上办事了,您也得学学,别老往村里跑了。老曹说,咱派出所的事儿,该到老百姓中去的还得到老百姓中去,老百姓都不认识你是谁、长啥样,看头像能联络感情啊?老曹就信自己这个套路,还是一如既往地往村里跑。谁家几亩地、哪家几口人老曹了如指掌,甚至谁家要办喜事了、谁家要生孩子了、谁家来亲戚了,老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,所里的民警说他脑袋里的信息比电脑里的还多,他得到消息的速度比网络还快。
  一次到村里,见到一群人闲聊,他过去搭两句话,搭出了一条重要的吸毒线索。马上把嫌疑人传唤到所里,一查身份证是假的,说话也吞吞吐吐。凭这么多年办案的直觉,老曹断定这个案子不简单,和同事奋战一通宵,硬是审出一名黑龙江潜逃20多年的杀人犯。老曹也因此受到所里领导的表扬,回家跟儿子炫耀,我的腿儿不比你的网慢吧?
 

  对自己的工作,讲了一辈子认真

  红旗大集号称辽南第一集,每逢二、五、八日开集,因此也成为一些人眼中的“肥肉”。有一天,群众报案说赶集时电动车被偷了。其实报案人也没指望能破案,毕竟一辆电动车也不过千把元,而且这种盗窃往往流动性大,很难抓到嫌疑人。老曹却没这么想,一人报案背后说不定还有多名失主没有报案,对这些人流窜作案的窃贼姑息就是养奸。于是每逢集日,他就去蹲坑,一蹲就是大半天,什么时候散集什么时候收工。常穿袍子总能遇着亲家。蹲了两个集,还真让他给瞄着了。一个中年男人叼着烟在一辆红色的女式电动车前面晃,坐在车上一会儿摸下这儿、一会儿动下那儿的,老曹感觉鱼儿终于要上钩的时候,这家伙好像又觉察出什么,站起来走了。老曹心想,想咬钩的鱼儿不会跑,跟我玩心眼你还嫩点,耐下心来又等了半个多小时,这人果然回来了,动作娴熟掏出钳子剪断电动车的控制电缆,顺手就把电动车对着了火,好像自投罗网一样,骑着车奔着老曹就来,没骑出十几米来到老曹面前,就被老曹一把按住了。通过抓获这名盗窃犯,老曹一举破获盗窃电动车、自行车案件16起,极大震慑了一批想把红旗大集当肉吃的违法分子。也有人不服气,认为老曹是运气好,偷车贼撞都能撞老曹怀里。老曹没有说,他对红旗大集人流、地形、通道下了多大的功夫,才找到最佳的蹲守点、抓捕点,如果偷车贼不撞到怀里,那才叫意外。
  老曹的认真劲儿,有时候甚至是一种拼命的劲儿。2016年1月,临近春节,达营村一建筑工地,一名王姓男子因与施工单位存在纠纷而一时想不通,爬上了近50米高的塔吊,站在塔吊的吊臂中间,扬言不给工资就要跳下来。寒冬腊月,东北的天儿,那叫一个冷,老曹站在地面都觉得冻得发抖。小北风像割肉的小刀一样吹着,不知在塔吊上面要冻成什么样子。拿起大喇叭向上喊了几句,却不见王某有什么反应,老曹对跟他出警的辅警小周说,不能这么谈,我得上去,你在下边接着喊。小周说,您这么大岁数了,我上吧。老曹眼睛一瞪:你吃过几碗饭?上去能谈什么?说完,紧了紧鞋带,抓着冰冷的塔吊扶手往上爬。现场几个围观的群众看到老曹那不再灵活的身体,艰难地沿着爬梯一步一步上去,赶紧围过来,生怕老曹一个失手掉下来。还有的群众在下面帮忙喊话:“小伙子,快下来吧。老曹都快60了,爬梯子上去救你,你忍心呐?”就这样,上了近一半,老曹感觉自己有些脱力的时候,看到吊臂上的王某向自己爬了过来,老曹心里一下轻松了很多。事后,小周对老曹说:叔,我真怕你摔下来。老曹说,就算知道要摔死,也得上去。
  老曹认真起来,一点儿也不讲情面。老曹曾经分管消防,老同学饭店改旅店,消防那块儿没过关,找到老曹,塞了两万块钱过来,让他帮忙疏通关系。老曹把钱怼了回去,却请来消防部门的人,给他同学现场一处一处指出来哪一块不合格,又告诉他,如果不整改,找谁也没用,敢擅自营业回头就来查处你。他的一个姨姐夫把人打了,找他表示拿钱打点一下,别拘留就行,老曹说这忙我不能帮,公事公办吧。10天后,他的姐夫从拘留所出来,给他打电话:“咱俩断亲了!”直到今天,见面都不说话。
  有朋友说,老曹没当过官,但老曹却不认同,老曹说我是党员、是党的干部、正科级,怎么就不是官儿了?再说了,在老百姓眼里,警察都是“官儿”,都得为老百姓服务。客观地说,老曹真的不是官儿,这辈子挂的最大“长”是组长,但他却在基层民警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干了一辈子,干得有滋有味,也有声有色。他也许一辈子没有机会哪怕是被一个城市的人民知道他,但却让红旗镇的百姓记住了他,记住了一个憨厚勤勉、见面如亲的曹吉庆。
  如果说,一个党员一面旗,他就是红旗镇飘在老百姓口碑里一面鲜红的旗。
】【关闭】